當前位置:首頁>>文化>>原創空間

又到一年中秋時

發布時間:2019-09-13 14:08 來源:恩施日報 作者:黃愛華 編輯:丁瓊

黃愛華

中秋節在中國傳統節日里,算是最浪漫多情的,有皎月映照,有桂香縈繞。而圓月里那顆永伐不倒的桂樹,注定了中秋的月亮是無與倫比的。

桂花開在八月,她從李清照婉約多情的詞里款款走進八月天,“梅定妒、菊應羞,畫欄開處冠春秋”,剎那芳華,成就桂花最完美的綻放。

“暗淡體黃情跡遠”的桂花,在風輕云淡的八月天,留一種悠長而綿延的香,歷來被人吟詠、歌頌。桂不朽,詞不朽,人不朽。

“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詞人舉杯對空遙問月,千古一腔心事都付月。明月寄托著人類一切美好的愿望,對月喃喃許下“但愿人長久,千里共嬋娟”的心愿,任何時候的明月,都沒有中秋這天的圓,美得讓人動情。

中秋夜最美的,莫過于一家人在月下團聚。到了這一天,無論你有多忙,路有多遠,都要趕回家,過中秋節,這是人們寄意于“月圓人團圓”的美好。

我是最愛過中秋的。小時候,中秋節的前兩天,外公會拄著拐杖,來到我家,接我們去過節。那時,已近70歲的外公跑一趟,一來一回,差不多要一天的時間,我們常常將外公送出去好遠,仍舍不得回家。

中秋節這一天,母親早早地給我們梳洗打扮,到幾十里外的外公家過中秋。山路彎彎,姐妹們一個個歡呼雀躍,走得腰酸腿疼也不覺得累。路上,遇到來來去去回家過節的人,盡管大家互不認識,也會彼此打一聲招呼“回家過節嗎?”“嗯,回家,回家。”山風呼呼,草木搖搖,一派歡喜之態。翻過數不清的山坳,遠遠地,便看見外婆倚在木橋上,手撫額頭,望著我們,生怕漏掉了姐妹中的誰。

吃完晚飯,一大家人坐在場壩中間,大口吃著石榴、月餅,然后聽大人們講故事。最愛聽的,莫過于“守天門”,那些神奇的故事在外公捋著的胡須里娓娓道來。傳說在農歷八月十五的晚上,天上的各路神仙會打開天門,察看人間有什么心愿未了,若人們守到天門開,要立馬告訴神仙,自己的心愿,神仙會替人們完成心愿,只是開天門時聲音很大、時間很短,一般人還未反應過來,天門就關了。

外公端坐在太師椅上,手撫長壽須,呷一口茶,慢慢悠悠地給我們開始“擺經”:從前有一位老婆婆,家里很窮,沒吃的,她很餓,想找點吃的,于是,就等到八月十五晚上開天門,等到半夜,忽聽天上“轟隆”一聲,老婆婆一抬頭,只見滿天的花花綠綠,她嚇得說不出話來了,就指著自己的嘴給神仙比劃著,意思是她想要點吃的。

第二天醒來,老婆婆卻長了一嘴白胡須,原來神仙會錯意了,以為她想長胡子。

外公講故事時,我們就坐在場壩里,明月朗朗,整個村莊罩在月色里,桂花在夜色里靜靜綻放,朦朧而幽香。遠處騰起夜霧來,薄薄地、輕輕地,如紗似煙,天上都是碎星子。

這是我記憶中鄉村的夜晚,它珍藏在我的腦海深處,散發出獨特的魅力。至今我自己都不明白,我對鄉村的夜晚為何那般鐘愛,超過任何場景。

意猶未盡的我們總是纏著外公講故事,一個又一個,外公拗不過我們,只好給我們講著:從前有個人,守天門守到半夜,天門還未開,便想,趁天門還未開,去弄點棕打雙草鞋穿,于是他就去偷別人的棕,正爬到棕樹的半中腰,聽到一聲巨響,抬頭一看,天上紅的綠的到處飄,他以為自己偷了東西,天神要懲罰他,嚇得從棕樹上掉下來,暈了過去,等他醒來,天門早開過了,他什么也沒得到。故事講完,外公又起身忙別的事了。

這些神話讓我們驚奇得不得了。心里暗暗替那老婆婆不值,都守到開天門了,怎么會說不出話來呢,太可惜了,便也想等到開天門,可又怕像那位老婆婆一樣,被神仙會錯意了,長一臉胡子;不守吧,“天門”里的東西又實在是太有誘惑力。便決定,搬一條長板凳,睡著守。心想,開天門時不是聲音很大嗎,肯定能被驚醒。于是,把自己想要的東西默默記下來,只待“天門”一開,就喊出來。

但事與愿違,往往是一覺醒來,早已被父母抱回床上,天也大亮。一直都未曾守到“開天門”,小小的心里有些遺憾。自此,“守天門”成了童年最大的一個夢想。

當然,“摸秋”也是中秋節的重頭戲。“摸秋”對于我們小孩子來說,是最大的樂趣,平時在哪里看到了瓜果,暗自記下來,等八月十五“摸”回去。那天到來,我們草草吃完晚飯,偷偷摸摸地來到地里,將早就瞄準的花生、板栗、石榴等一股腦裝進背簍。

不過,有“摸秋”,就有“守秋”,稍微貴重一點的東西,別人家就要“守”,我們去“摸秋”時,大人看到我們只拿點瓜果蔬菜啥的,也就不大在意,佯裝撒一把土。

而關于月亮,民間有一種傳說,就是不能用手指著月亮,因為那是對月亮的不尊敬;如果用手指了月亮,就要急忙轉指到其他東西上,比如南瓜、樹木、花草等,意指是這個東西指了月亮。不然,半夜里就要被月亮婆婆劃破耳朵。

在天不怕地不怕的年齡,我們當然是不信邪的,于是背著父母偷偷地指一下月亮,然后用手緊緊地捂著自己的耳朵,連睡覺時都捂著,第二天早上醒來,馬上摸摸自己的耳朵還在不在腦袋上,一陣僥幸。這些傳說,伴著我們有趣的童年,幻化為成長中絢爛的風景。

匆匆數年,隨著外公外婆的去世,長大后的我們不再去外公外婆家過中秋。

我們家的那棵桂樹還在,年年花開。而我,已記不清錯過了多少桂香與月圓的日子。

年少無憂的歲月一去不返,剩下的只有被時間打磨的滄桑和疲倦。想起當年,父親健在時,無論過什么節日,都要給姐妹們打電話,“接”我們回家過節。如今,母親已至古稀,她的兒女們也各自成家,相聚漸少。當年的外公外婆,是怎樣思念著他的兒女歸家,如今的母親,就有多少個月圓的日子,站在村頭,期盼兒女回家。

也許多年后,滿頭華發的我也將如父輩那樣在月圓之夜盼著遠方。

責任編輯:丁瓊
3d组三如何算中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