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文化>>文化看點

懸崖上的下街

發布時間:2019-08-23 11:22 來源:恩施日報 作者:董祖斌 編輯:鄭曉涵
在新中國成立70周年之際,恩施日報特此推出“老街記憶”系列,聽人們講述老街那些年的那些事,在變與不變之間,感受70年來人們生產及生活方式翻天覆地的變化。

董祖斌

編者按:老街,以一種最質樸最溫暖的意向,見證著時代的變遷,溫暖著我們的記憶。

在新中國成立70周年之際,恩施日報特此推出“老街記憶”系列,聽人們講述老街那些年的那些事,在變與不變之間,感受70年來人們生產及生活方式翻天覆地的變化。

很少看到這樣突兀與精致的老街。

它兀立在懸崖之上,面前是萬仞絕壁和蜿蜒清江,山水如畫;而街道本身飽含著神話故事、茶鹽古道的滄桑厚重;又透露著山間集鎮的繁華喧囂、經濟發展的市井生活。每經過一次,便會有“天造地設”的感慨。這,便是恩施市新塘鄉的老街,俗稱“下街”。

當年的“下街”,是對應著“上街”而言的,有“上街”這一說的時間非常接近現代了。“下街”所屬的老街,可以追溯到很久遠的歷史,見之于史的可以到明朝。

“新塘”之名就是這段歷史的見證,地名就是“活化石”。在古代,行政管理的層級分別叫“府業塘汛”,當時新塘為“塘”的建制,治所在現“衙門村”一帶,又名“戎角”。因為戎角地方歷代造反叛亂,尤其南明時荊國公王觀興據險稱王,曾攻陷施州城,擄掠人財,令封建管理者大傷腦筋。后來他們按照風水理論認為是戎角對著沙地人山嶺石人所致,因此決定遷移治所至如今老街位置,謂之“新塘”。這老街便開始有了“名分”。

老街主體建筑是木質吊腳樓,也許是為了便于經營與居住,大多吊腳樓都是兩層以上的高度,街道呈“一字形”,兩邊的房屋拱衛這中間的街道。以往的老街,街面是青石板鋪就而成,和著兩邊黑舊的木板木柱、青瓦屋面,間或幾個掛在檐口的紅燈籠、店牌,營造出一個傳統的山中集市典型味道。

“下街”與“上街”的分界線是一條小溪溝,溝上建有石拱橋一座,月牙一樣,在“下街”方向設置七八步臺階。橋面全用青石鋪就,兩側有條石欄桿,橋面也成為集市,同樣擺攤設點。一座石橋,巧妙天然連接著上、下二街,渾然天成,還增添了幾許藝術氣氛。

第一次見到老街時,我已經在鎮上讀初中了。那是一個夏日的正午,正是柑橘開始成熟的時候,整條街道都布滿了青油油的柑橘。賣柑橘的大多是從對面沙地鄉來的農民,背簍就是鋪面和柜臺。大大小小的背簍一字排開,從“上街”一直延伸到“下街”。我順著兩排背簍中間的街道一個勁地往前走。

過了小石橋,進入到兩排木板吊腳樓中間,兩邊的店鋪和背簍還在延伸,花花綠綠的招牌、此起彼伏的叫賣聲、或賣或買的南來北往步履匆忙的行人,把這條街道營造出“清明上河圖”般的繁華喧囂。

我帶著探奇的心情繼續往前走。街道稍微有些彎曲,兩三百米后突然形成一個九十度拐角,同時開始下坡。同樣是臺階,同樣是青石板,同樣在臺階上有人擺攤賣貨。我突然覺得有一種美感與和諧,暗暗驚嘆這種街道的設計和交易方式顯得那么自然而生態。

石階旁邊,聳立著的還是吊腳樓,因為地勢的關系,這里的吊腳樓有三層之高,顯得更加有氣勢,翹角飛檐、凌空走廊與青石階梯構建成一幅絕美的畫面,似乎有一種國畫寫意般的刻意制造,完全成為一種美術意境了。

從這個拐角處繼續下行,兩邊還是參差的樓房人家,紅花綠葉都在墻角冒出來,似乎還在延伸著這條街道的熱鬧。而下行幾十米遠,道路再一次拐彎,形成“Z”字形,拐角上還有一家經營的店鋪,柜臺上碼著花花綠綠的貨物,卻在這里來了一個干凈利落的結尾:從這里再無一間房子,也意味著街道結束了。

而讓人震撼的畫面才剛剛開始。這里的視野已經不再是街道,而是最生態的山水畫面。面前,豁然呈現萬仞絕壁,如果不是一片高大挺拔的水杉叢遮攔一下,從那種集市的喧鬧繁華突然進入險峻山水,人的思維會無法轉換過來。視野中出現了大江大山,江就是清江,在絕壁下玉帶般穿行;而山,是一條天然絕壁,間有峰叢夾雜,似乎帶著呼嘯自腳下豪邁挺進,漫無盡頭。一瞬間我感覺到一種思維麻木,被這種人文與自然的無縫隙結合擊打得目瞪口呆。這時,我才知道,原來,老街就是建在懸崖上的,街頭就是從懸崖攀上來的天梯道路的終點。

我貪婪地觀賞著腳下紅花石林的奇峰怪石,看著清江碧玉般的身姿,感嘆來新塘老街趕集的每一個人何其幸運。來一次老街,就是一次風景的飽覽,一次視野的傳奇。

順著街頭下去,是從新塘到沙地的必經之路、唯一通道,也屬于古鹽道且有“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馬路口”,山崖上還有幾棵古樹,其中一棵為“人頭樹”。古代官衙為示懲戒,經常把犯罪的人斬首后掛在樹上示眾,故這里又顯得有些陰森。一條石板天梯掛在懸崖上,石板被千古行人踏踩得光滑如鏡,映照著未知的神秘與亙古。

這里還是通往施南府的“大道”和“鹽道”。一面往東去沙地,經過水簾洞一樣的“大巖洞”,坐船過江;一面往西去恩施,從屏風似的兩面懸崖中穿行,峽谷長長,古道幽幽,每一寸石板上都鐫刻著故事,銘記著歷史。

那一個夏日的中午,我在老街的盡頭、在懸崖的上面忽然感受到一種沉重,也感受到一種喜悅。從此,我多次駐足在這條老街,它在我心中延伸,一直沒有盡頭。今天,我看見無數老街,很多保存得比較完整,但是,我總覺得新塘的老街是帶著我走進歷史的那條最有韻味的路徑。

小時候,聽老人們說,有風水先生透露過天機,新塘集鎮老街的位置是一個“蜂包地”,過不了幾年就會被“燒”一次。誠如斯言,新塘老街曾經數度遭受“火災”,但都被新塘人一次又一次復建起來,延續著街道,延續著生活,也延續著文化與希望。

改革與創新在這個時代實現了提速,老街終于在這種飛速前進中變慢了腳步。前不久,我再次走進這條老街,發現老街已經墜入沉默與失意。同樣是夏天的中午,我在這行人稀少的老街上感受到一種涼意,這種感覺如黑朽的吊腳樓中游蕩的風。

“下街”變得安靜而寂寞,而“上街”這時也被飛速發展的時代邊緣化。整個集鎮沿著公路,不斷進行擴展。集鎮本身也開始弱化功能,網商、連鎖、合作社等讓村民可以足不出戶購物,不用再在集鎮老街進行穿梭。老街的寂寞,是一種明智的轉身。那些住戶,很多已經進城,很多已經去了沿海,或者隨著子女到了山外。

懸崖上的老街,從歷史中走出來,重新又走進歷史。我們感動的,是老街曾經烙印過無數追趕歲月的腳印,它們回響天宇,永不消失。

責任編輯:鄭曉涵
3d组三如何算中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