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文化>>文化看點

砂石畫家田小黑:在堅守中突破自我

發布時間:2019-08-23 10:19 來源:恩施日報 作者:周艷麗 編輯:鄭曉涵
“一瓦,泥土涅槃,成了屋頂上的一方天地,為祖祖輩輩遮風擋雨,溫暖著人間……”這是鶴峰縣美協副主席田小黑對其《瓦當瓦舍》系列砂石畫的描述。多年從藝,他的藝術之路艱難崎嶇,可他仍堅守著對藝術最初的那份赤子之心。

記者周艷麗 文/圖

“一瓦,泥土涅槃,成了屋頂上的一方天地,為祖祖輩輩遮風擋雨,溫暖著人間……”這是鶴峰縣美協副主席田小黑對其《瓦當瓦舍》系列砂石畫的描述。多年從藝,他的藝術之路艱難崎嶇,可他仍堅守著對藝術最初的那份赤子之心。

1

田小黑正在作畫

“我就是地道的草根畫家”

一本黑白小人書,一支普通的鉛筆,是田小黑幼年時愛不釋手的至寶。他本名田紫云,鶴峰太平鎮唐家村人,學生時代被黑白小人書《小兵張嘎》《鐵道游擊隊》里的插圖深深吸引,反復翻看、琢磨,然后在廢紙上或在煙盒殼紙上依葫蘆畫瓢,有模有樣。那一年,他11歲。

放學后,田小黑最期盼的事是放牛。可以趁牛吃草的空檔,在田間地頭、河邊沙地、路邊石壁上用樹枝描繪大山的輪廓,用石頭刻畫老黃牛的身影。以天為背景,以地為紙,田小黑在大自然中尋找繪畫的靈感。

在創作的道路上,田小黑深感自己繪畫理論貧乏,渴望進入美術院校深造。

“我想過去專業美院進修,只是想了也白想。”田小黑的父母是莊稼人,姐弟七人,他最小。在那個年月,一家人只能填飽肚子,去專業院校學畫畫根本不可能。“幾個姐姐也曾想過湊錢讓我去學畫畫,可是一年上萬的學費就像天文數字。”

兒子有繪畫天賦卻無法深造,父母看在眼里急在心上,卻也無奈。每當看見田小黑書本上擠滿了各種圖案時,只有長長的嘆息。

去專業美術學校就讀,是田小黑遙不可及的渴盼,也成了父母臨終前最大的遺憾。

上不起專業院校的田小黑,就連一張白紙都是奢侈。一次,在縣城印刷廠做工的姐姐回到家,偶然翻開田小黑的書本,頓時哽咽了,書本上但凡有一丁點空白都被畫滿了各種圖案,密密麻麻。沒想到弟弟竟如此癡迷畫畫,姐姐心里非常難受,第二天便將廠里書本裁下的邊角料帶回家,當作田小黑的“繪圖本”。

為了讓自己的畫有色彩,12色的蠟筆一直是田小黑最大的心愿。礙于家里窘迫的生活狀況,田小黑從不向大人伸手要錢。渴望與糾結中,趁父母勞作之時,他偷偷尋到父親的儲蓄袋,那里藏著一家人一個月的開支。當上衣口袋解開時,他慌了:全是元角分,合起來不過十來塊!他抹著眼淚跑了出去。

從創作之初,沒有專業的老師進行指導,只能借助于幾支鉛筆,外加幾張來之不易的“草紙”,到以丙烯作油畫,漸入佳境,田小黑直言歷經艱辛并快樂著。

回首創作歷程,他感慨萬千:“理論功底薄弱,全靠自己摸索,我就是地地道道的草根畫家。”

“放棄繪畫,閉眼時會不甘心”

王爾德在劇本《溫德米爾夫人的扇子》中的一句話“我們都生活在陰溝里,但仍有人仰望星空。”正好印證了田小黑的心路歷程。

田小黑想掙大錢,想買專業的繪畫工具,從此只專心做一件事——畫畫。

高中只讀一年的田小黑種過田、當過工人、開過公交車、做過個體戶、組織過民間演藝隊……可不管干哪一行,他的業余時間全用來自學繪畫。

家庭的貧困無法提供安逸的創作條件,自己的畫作不能立馬換成錢維系一家人的生計……他曾想過放棄繪畫,可是又不甘心。

“我有繪畫的天賦,讓我放棄,閉眼時會不甘心。”田小黑眼眶泛紅,“是當初的倔強成就了現在的我。”

親戚朋友都知道田小黑有個繪畫夢,只要與繪畫能扯上一點關系的工作都會介紹給他。2006年7月,朋友將他介紹到福建一家工藝品公司做手繪。他的認真與專業得到上司的器重,眼看要升職時,家里母親病重,田小黑毅然辭職回家,只為盡孝。

回鄉后,田小黑開過繪畫培訓班,雖有更多時間專注畫畫,但難以養家糊口。經朋友牽線,他又去了江西景德鎮一家陶瓷廠,同樣是手繪,只是這次是在陶瓷上作畫。因為手藝精湛,他的工資不低。可是田小黑向來是個不安分的人,從小就喜歡獨樹一幟,別人在玩他在學,等到別人都學會了他已經轉戰到其他領域。“我也是鶴峰縣辦婚慶的第一人,當從事這一塊的人越來越多的時候,新鮮感就少了。”

就如當初放棄婚慶營生一樣,田小黑再次果斷放棄陶繪工作。他認為全國做陶繪的人太多,自己就像塵埃一粒,永遠跟在他人身后跑,很難畫出新意。這也為他后來選擇砂石畫埋下了伏筆。

長期在外奔波,沒有經過專業學習和培訓,田小黑渴望與同行交流,得到他人指點和認可。一次偶然的機會,他的畫作被一位朋友推薦到鶴峰縣美協,時任美協主席夏凌云驚呼:“繪畫水平完全達到加入美協的標準。”2013年,田小黑正式成為鶴峰縣美協的一名會員。

有了新的平臺,田小黑視野開闊了許多,在構圖、線條方面有不同程度的提升。為他在今后的砂石畫創作方面提供了很好的鋪墊。

“砂石畫與我要表達的不謀而合”

埋藏在田小黑心底的繪畫夢想一直未滅。想到自己草根出身,要在國畫、油畫領域出彩太難,他急于為自己尋找新的突破口。

也許是命運的安排,田小黑在電視節目上看到湖南臺正在報道湖南省張家界李軍聲砂石畫的新聞。這一綠色環保畫種立刻吸引了田小黑:這不正是自己心里想要的繪畫表現方式嗎?

“砂石畫與我要表達的東西不謀而合。”田小黑介紹,砂石畫具有國畫的神韻、水彩畫的清新、油畫的凝重,又有半浮雕的立體感,恩施的山水、風土人情以砂石的形式畫來表現,會有另一番獨特的滋味。

更讓田小黑興奮的是,砂石畫材料源于河沙、艾蒿枝條、杉樹皮、竹筍殼等,對于農村長大的他來說一點也不陌生。

“在我之前,恩施沒有人涉足過砂石畫。”田小黑深知,想走得更遠,領悟到砂石畫的精髓,必須走出去,開闊眼界。

考慮到湘西和鄂西在地貌和人文風俗方面很相似,田小黑決定到張家界親自拜訪李軍聲。

李軍聲是砂石畫創始人,想要跟著他學習是件不容易的事。

經過多方打聽和聯系,田小黑有幸與李軍聲第一次見面,在了解田小黑過往的人生經歷后,被他的執著感動。并答應田小黑在湖南張家界軍聲砂石畫院邊工作邊學習。

兩年后,田小黑學成歸來,成立了自己的畫室。“砂石畫,在恩施,我算是第一家。”田小黑指著一幅土家山寨的砂石畫告訴記者,砂石畫并不簡單,屋頂上的每一片瓦,墻根處的每一塊石頭不是簡單排列,都需要花精力去研究,讓它呈現藝術感。從此,恩施的一山一水,一丘一壑,悉數躍然紙上。

畫作漸入佳境,田小黑癡迷繪畫的追夢腳步沒有絲毫停歇,其作品在州、縣多次展出并獲獎。越來越多的外地游客在游覽恩施山水的同時會購置一幅恩施山水砂石畫作為紀念。

對于未來,田小黑希望越來越多的人通過砂石畫愛上恩施的旖旎風光。

當被問到“會不會有那么一天,砂石畫像國畫、油畫那樣被世人所知,他是否會轉戰到其他領域”時,田小黑說:“畫畫是我的第二生命,直到終點,我才會與畫筆訣別。”

責任編輯:鄭曉涵
3d组三如何算中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