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文化>>原創空間

拐子磨

發布時間:2019-08-23 09:15 來源:恩施日報 作者:李學輝 編輯:鄭曉涵
過去的事物總是讓人眷戀。小石磨是大石磨的縮小版,直徑類似現在家庭炒鍋大小。大石磨轉動需人推畜拉;小石磨只需人坐穩,架胳膊轉圈即可。因此,生活在長江三峽巴東老城的人們都管它叫“拐子磨”。

李學輝

過去的事物總是讓人眷戀。小石磨是大石磨的縮小版,直徑類似現在家庭炒鍋大小。大石磨轉動需人推畜拉;小石磨只需人坐穩,架胳膊轉圈即可。因此,生活在長江三峽巴東老城的人們都管它叫“拐子磨”。

在我童年的記憶里,我外婆家的拐子磨單做一樣美食——懶豆腐,這食物的味道是不吃不知道,一吃忘不掉,只是制作的過程麻煩了點兒。

做懶豆腐,需要頭天下午取黃豆置于備好的清水里,待次日早晨黃豆把水“喝足”,再把拐子磨洗涮干凈,撈出黃豆倒在拐子磨上面的小孔里,手握木柄轉動,泡軟的黃豆在石磨縫隙間被碾碎擠出,漿汁細膩滑嫩,漿水和著豆渣順著拐子磨邊緣滲了出來,流到下邊接著的小木桶里。

泡好的黃豆被一勺一勺舀上拐子磨,拐石磨的人一只手轉磨,另一只手往石孔里推黃豆,待漏完磨凈,清水沖洗妥當,下面的小木桶早已接滿。然后,將小木桶里的漿水和著豆渣一起倒入鐵鍋,用大火煮沸。

當豆漿在鍋中翻騰升起,就到了做懶豆腐的緊要關口。必須立即拿已經洗凈、切碎、拌了鹽的蘿卜葉或者青菜等,吹開熱騰騰的水蒸氣,對著鍋里翻滾的白漿間歇性地往里添加,泡沫便消散。待豆漿與豆渣、萊葉逐漸凝成湯漿狀,懶豆腐就成了。這環節和鹵水點豆腐有點類似,只不過添加的是菜葉,而不是鹵水,故豆漿不成凝固狀。

可下面的程序就有天壤之別了。待鍋中懶豆腐煮熟,浸透了鹽味后,再加入少許豬油及醬油等調味品。至此,一鍋香噴噴的懶豆腐就大功告成了。

懶豆腐不像常吃的稀飯、面條,能夠隨吃隨做,要吃這個不僅黃豆要提前一天泡上,拐子磨也得預備好。拐子磨不是家家戶戶都有的,一條巷子甚至半條街才有兩三架,它要是忙起來,一天上午就會被搬進搬出很多次。它磨出的懶豆腐口味醇正,豆香四溢,回味悠長,一旦品嘗過,總讓人忘不掉。

巴東多山,盛產包谷和黃豆。故俗話說:“面飯懶豆腐,吃了胖嘟嘟。”面飯即包谷粉做的飯。懶豆腐是黃豆漿做的菜,二者結合,既下飯,又管飽,深受人們喜愛。20世紀70年代,生活物資相當匱乏,得益于有拐子磨制作的懶豆腐,才讓家大口闊家庭的小孩們健康成長。記得外婆家每次做懶豆腐,我和表哥表姐們的肚子總吃得溜圓,湯水順著嘴角流過脖子,大家都說每次吃懶豆腐吃得肚臍眼能撐開。

過去在巴東老城,懶豆腐還是一種饋贈禮物,無論家庭貧富與否,誰家做了懶豆腐,都會給左鄰右舍送去一大缽或一小碗嘗嘗,既增進了鄰里感情,又改善了日常口味兒。久而久之,給鄰居送懶豆腐形成傳統習俗。“不管貧富也要踮起腳為個情”這個死理,在人們相互送懶豆腐中得以發揚光大。比如,以此為緣,相互幫扶,共渡難關。這一切都得歸功于拐子磨這好東西。

巴東老城流傳“辣椒當鹽,合渣(懶豆腐)過節”的民諺。每逢節慶日子,拐子磨就會發出“轟隆隆”的聲響,歡快地轉動起來,磨制出比平日多幾倍的懶豆腐。在每家各種形狀的餐桌中央,都有一盆懶豆腐。一家人吃著平日難有的魚肉,再喝一碗清淡的懶豆腐,既爽口又爽心。此時此刻,人們的歡聲笑語也多了起來,仿佛要把平日里的艱辛融化到快樂聲中,將所有愛愁都放飛進天空里。

如今,拐子磨在巴東城區老百姓家中已難覓蹤影。但無論時空怎樣流轉,拐子磨轉動“轟隆隆”的聲響永遠縈繞在耳邊,讓我記住過去的歲月,更加珍惜今天的幸福時光!

責任編輯:鄭曉涵
3d组三如何算中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