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文化>>文化看點

“詩書之鄉”杉木壩

發布時間:2019-07-19 10:24 來源:恩施日報 作者:賀孝貴 編輯:劉艷

文旅6版配圖龍鳳壩父子進士第(352629)-20190719102415

尹氏大屋

賀孝貴 文/圖

恩施市龍鳳鎮杉木壩村,自清雍正年間尹、胡、王、褚等姓人氏從荊州遷來,距今已有300多年歷史。由于當地重視教育,歷來文風發達,考中秀才、舉人、進士者多達數十人,是武陵山區難得的“詩書之鄉”、“科舉之鄉”。

歷史久遠的鄉村集場

杉木壩在龍鳳集鎮偏東7公里,距恩施城區25公里,為一山間平地,因四周青山圍繞,生長茂密的杉樹而得名。清代恩施知縣唐方耀巡視杉木壩,有題記《晚自杉木村歸道中作》詩:“半溝流水幾人家,杉木青青日欲斜。莫道空山春不到,一枝開遍隔墻花。”

清代,恩施縣白楊坪九根樹有三會驛,為鄂川驛道上建始縣、四川奉節縣通施南府交會點,經此至恩施城必走杉木壩,杉木壩成為門戶隘口。清同治版《恩施縣志》載:“北由四川入施門戶隘口二:杉木壩、龍馬村。”

當時,經杉木壩到施城的道路上,驛吏、官郵、商旅、行人不絕,需要打尖宿歇,因此形成了杉木壩集場。清同治版《恩施縣志》載:“北鄉集場六:小龍潭、金龍壩、龍馬村、杉木壩、梭布埡、太陽河。”

杉木壩集場則為一條小街,橫臥平壩一側,長近500米,寬4米,石板路面,兩邊木質結構房屋鱗次櫛比,飯店商鋪毗鄰相結,中段聳立文昌宮、武圣宮兩座高大的廟宇,昌文尚武,晨鐘暮鼓,香煙繚繞。每逢農歷三、五、七、九日場期,小小的杉木壩街上,商賈云集,鄉民簇擁,十分熱鬧。

民國年間,杉木壩為恩施縣第四區駐地。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初期,為恩施縣第九區(杉木區)駐地。1954年,杉木區與龍鳳區合并,杉木壩改為鄉,1958年改杉木鄉為公社,屬龍鳳區(曾改名燈塔區)轄。1975年,“撤區并社”改杉木公社為杉木管理區,屬龍鳳公社管轄。今為恩施市龍鳳鎮屬下的一個行政村。

兩代進士的尹氏家族

杉木壩尹氏原籍荊州監利縣,清雍正三年(1725年)遷恩施,逐漸繁衍為高姓大族,至清末出了尹壽衡、尹家楣父子兩進士。

尹壽衡(1828年-1915年),名克墨,字夢伯,號翰樓,清道光八年(1828年)出生于太陽河鄉茅湖淌村,后隨家遷杉木壩街上居住。其祖父與父親皆科貢出身,精研孔孟之學,并各有著述。尹壽衡幼年由父親自課,經史文學,早有根基,道光二十四年(1844年)16歲考中秀才,同治元年(1862年)34歲中舉人,同治四年(1865年)37歲中進士。

尹壽衡中進士后,先任刑部提牢廳事,后授江西司主事,光緒五年(1879年)因先祖諱歸里。翌年,應潭州制軍聘,主講陜甘宏道書院3年,又因繼母王夫人逝回里服喪。光緒十二年(1886年)歷任刑部代理提牢廳事,江西司主事,總辦秋審處兼管司務廳浙江司主事。后以知縣選用。光緒十三年(1887年)起,先后任四川眉州、資州、茂州等直隸州知州及供職茂州鹽局14年。

因他早年曾在刑部任職,故頗重法治,遇案執法嚴明,不枉不縱,折獄公允,百姓皆稱其廉。他極為重視教育,時常親赴各書院、義學察看師生勤惰,并為生員講學。尹壽衡任知州三地,皆為其建生祠祭祀。朝廷授其中憲大夫,后又晉升資政大夫,再晉升榮祿大夫。

因尹壽衡職級與功德,其祖父尹其琛、父尹炳昌被朝廷誥封資政大夫,祖母劉氏、母胡氏、繼母王氏被誥封夫人。

尹壽衡公余,著力研究文學詩詞并熱心于志譜編纂。光緒十年(1884年)春,尹壽衡因母喪回籍,適值施南知府王庭楨倡修《續施南府志》,他欣然應聘入局主纂,經年書成刊行。較舊志體例多所創革。他主張“方志不宜志天文,人物不唯重科名,藝文必確有可據,缺而不濫。”光緒十二年(1886年)于茂州任上,他將自己圈點批注的《唐三體詩》刊印傳世。光緒三十二年(1906年)主持編修《尹氏族譜》,并作《六有堂宗譜序》。族譜記載了尹氏歷代祖宗經江蘇、四川仁壽、湖北江陵、湖北監利,落業恩施的遷徙經歷,為研究恩施地區的移民史提供了佐證。

尹壽衡敦教子孫有方,子孫皆有建樹:長子尹家詔為貢生,曾任貴州候補道臺;次子尹家楣中二甲進士,入翰林院,后任直隸候補道臺,時人有“父子翰林”之稱;孫尹援一、尹扶一考中秀才,因清末廢除科舉,后留學日本。至清末,尹氏一族有24人考中秀才。

名門世家結宗親

在杉木壩,名門世家并非尹姓一族,另外有胡姓、王姓、褚姓等。

胡在泗號杏亭,歲貢,曾任蘄州訓導。他講學30余年,造就眾多一時之彥,如胡正芬、褚上林、褚希昐、王家筠、王家篁、尹瑞昌等人。

王家筠、王家篁均為拔貢,入讀國子監,其子孫王正續、王正偉、王文贊均出任朝廷命官。王文贊因捐資辦施南府學堂(今恩施市一中前身),由施南府舉薦,被吏部選任陜西知縣。

封建時代的婚姻講究門當戶對,杉木壩名門望族間互通婚姻,形成宗親,對地方政治、經濟、文化產生一定影響。

胡在泗的孫女胡氏嫁尹壽衡,誥封太夫人,贈一品夫人,生了尹家楣,這才有尹氏父子進士的美談。

尹壽衡有兩個女兒。長女白媛嫁太陽河望族之子沈松儒(留學日本,曾任奉節縣縣長,后棄政從商),為抗戰時期恩施中共地下黨領導人沈德樞(中共七大代表)之祖母;次女家萱,嫁新疆巡撫饒應祺第八子饒鳳賓。孫女尹蓮嫁民國初年財政部次長王璟芳(隨夫姓改名王蓮,留學日本學美術,參加辛亥革命軍旗設計);尹荃嫁饒應祺孫饒毓藩;另一孫女嫁當地名士王家筠之孫王文質,王氏與其他九姓集資創建了龍鳳壩集鎮,留下了“十大股修龍鳳壩街”的一段歷史。

光緒二十八年(1902年),尹壽衡致仕回到家鄉,捐資倡導并動員族親集資,在杉木壩至龍鳳壩之間的河上修建五孔大石橋一座,命名“幸福橋”,旋又修建杉木壩至龍鳳壩之間約15千米的石板大路一條,歷時兩年路成,行旅莫不稱便。

依然顯赫的文化遺存

杉木壩因尹氏家族而發達,曾經街肆繁榮,廟宇巍峨,豪宅林立。然而這一切都成了過眼云煙,時間的消磨與世事的洗滌,讓曾經的繁華風光不再,但那些斑駁陸離的文化遺存,仍然可從窺見往日的顯赫。

如今,杉木壩街道沒有像其他地方改擴建,還是那樣窄窄長長地靜臥在原處,石板街面雖然改成了水泥路面,但依然還是過去的形態,彰顯著蒼然的古道遺風。

石板街道兩旁的木質房屋,大多改建成水泥“洋房”,間隔有幾處仍是木架土瓦馬頭墻的古屋。有曾做過棧房的被當地村民稱為“尹家十五太太”屋,有腰門木臺的商鋪屋。保存基本完好的則要數做過區、鄉兩級政府駐地的尹家大屋,門廳兩層,中廳三層,后廳兩層,依山而建,逐級抬升。院壩天井,高堂閣樓,夾壁懸廊,粉墻黛瓦,古舊中透出昔日豪門的榮華與威風。

祭祀主管科舉利祿的文昌帝君張亞子的文昌宮和祭祀清代軍人之魂武圣人關羽的武圣宮雖然后經拆毀改建為學校,依稀仍可辨別曾經的廟貌。操場邊一壁斗磚古墻巍然高聳,墻上鑲嵌著一塊武圣宮石碑,字跡清晰可辨。幾株蒼老的古楠樹遮天蔽日,仿佛在追述廟宇過去的輝煌。

從杉木壩村到鄰近的古場壩村,有著不少墓地,墳丘雖然青草萋萋,但墓碑大多為“幾鑲帶鼓”,雕刻精美,碑文落款從清嘉慶、光緒至民國年間,昭示著墓葬年代的久遠與連續,以及墓主人身份的尊貴。這些墓葬大多為尹姓,也有吳姓、趙姓、熊姓、劉姓、胡姓……從中可以了解當地人文歷史。它們佐證了多姓外來移民共同繁榮了杉木壩與周邊地區。

在一處叫金花屋基的地方,有尹壽衡墓,墓碑很小,是一尊俗稱“豬槽碑”的小碑,遠不及其祖輩墓碑的高大精美。可能是因為其故去于民國,改朝換代使其不能享譽顯赫身世的葬儀,但主碑文“清授資政大夫晉升榮祿大夫尹公翰樓府君之墓志”以及介紹其生平的文字,足可讓人心生敬意。

在另一處墓地,佇立著經尹氏后人維修后的尹壽衡夫人胡氏、尹家楣夫人屠氏墓。二人均以一品官員尹家楣貴,被朝廷封為一品夫人。

“科舉之鄉”杉木壩的人文歷史,為我們留下了建筑藝術、文化教育、科舉制度、宗教信仰、民風民俗等許多可供研究的課題,同時也為該地的旅游開發提供了支撐。

責任編輯:劉艷
3d组三如何算中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