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文化>>文化看點

發言摘登:民族地區博物館的角色定位

發布時間:2019-07-12 10:01 來源:恩施日報 作者:牟凡,劉欣 編輯:向磊

7月8日至9日,中國博物館協會民族博物館專業委員會2019恩施年會暨學術研討會在恩施召開。

會議以“文化交流與文化中樞建設:民族地區發展進程中的博物館角色定位”為主題進行了學術研討。

在7月8日下午的專題發言中,來自恩施州博物館、民族文化宮博物館、中國民族博物館、延邊博物館、廣西民族博物館、南寧市博物館、楚雄州博物館、紅河州博物館、麗江市博物院等委員單位的9名專家學者就這一主題進行了重點闡述。

館長們都發表了哪些見解,請看——

 

會議現場。(記者牟凡攝)

 

會議現場。(記者牟凡 攝)

民族文化宮博物館館長們發延:

首先,要充分發揮堅定文化自信、傳承中華優秀傳統文化、促進世界文明交流互鑒的作用,積極為“一帶一路”建設、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等國家發展戰略服務。

其次,要充分發揮以文育人、以文化人的獨特作用,全面提升各民族思想道德素質和科學文化素養,維護民族及民族地區社會和諧穩定,為各民族及民族地區社會經濟發展提供動力。

要緊緊圍繞各民族物質文化、社會交往、精神文化等多層次需求,全面提升公共文化服務品質,更好地滿足各民族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

新的歷史時期,民族博物館要拓展、深化自己的傳統職能,一是要發揮陣地作用,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二是要加強交流合作,推進民族文化宣傳展示工作,三是要參與國際文化交流,講好民族領域“中國故事”,四是要潤物無聲,推動民族團結宣傳教育。

中國民族博物館副館長鄭茜:

博物館要從以往致力于保存經典的、制度性文化遺留物與普遍性人類記憶的傳統做法,轉向努力保存那些正在被全球化所忽略、掩蓋、淹沒掉的歷史個體的、鮮活而邊緣的人類記憶,須從過去致力于保存社會權威的、主流的、精英的、社會共享的歷史,轉向努力保存多元的、未被文字刻寫出來的、正在全球化進程中快速丟失的人類歷史。

如果說在現代化前期,博物館更多的是構建全球性、普適化的現代價值認同,那么在后現代社會,博物館則將更多地轉向構建區域性、族群性的多元價值認同。這是兩個方向的力量:朝向一體化與朝向多樣性;向上走與向下行;走向圣殿與更深地植入社群。如果說近代博物館的誕生,是以現代性價值觀的普適化作為根本動力,那么今天全球化時代的博物館新趨向,就是以地方性、區域性的價值認同作為根本動力。

走向社區,意味著博物館將回到人類文化的根脈與土壤之中。只有立基于此,博物館才能獲取溝通不同文化、不同文明的力量;與此同時,博物館也才能獲取基于地方文化而與全球進行互動的積極功能。這正是“作為文化中樞”的根本要義。

由此可見,作為“文化中樞的博物館”是當代國際博物館運動為博物館所確立的一個新定義,是人類對于博物館這樣一種古老文化現象的新思考,它體現著對博物館的性質及使命的新認識,它將引導全球博物館行業自覺在全球化時代完成一種潛入社會深處與人類歷史深處的自我革命。

恩施州博物館館長董祖斌:

博物館要成為文化“中樞”,必須在一定程度上打破原有的行政區劃、館際之間的資源各自為政的“堅冰”,整合資源,實現安全條件下的合理、順序、科學整合,讓文物資源發揮出更大的優勢與效用,避免相對封閉、保守、隔閡帶來的種種不足與弊端。以強大的資源優勢突現“中樞”效應,發揮“中樞”的吸引作用,從而實現“中樞”流動。

文博資源的整合表現在文博人才、文博研究成果、文創產品開發、文博平臺的整合上,只有實現高度整合,才能適應“中樞”要求,體現“中樞”意義,推進博物館自身的“轉型升級”。

要積極探尋最能適應、匹配“中樞”地位的方式,最大限度上滿足需求。讓博物館“活”起來、讓文物“活”起來,這種“活”起來,以服務觀眾觀展、全面展現文物文化信息、服務中心為要務,把文化信息傳播枯燥、單一的形式變得活潑、動態、趣味、全面,把傳播的范圍不斷擴容,從館內過渡到館外、從業界推進到社會、從國內發散到全球,逐步從文化邊緣向文化中樞進行轉變,促成博物館功能發揮,實現文化自信。

廣西民族博物館龔世揚:

文旅融合為博物館的發展和提升公眾文化服務水平創造了新的契機,跨界合作使博物館的文創產業迸發出新的活力,有了無限的可能。國內很多博物館同時也具備A級景區的身份,也正因其兼具了文化與旅游的雙重功能和屬性,博物館成為文化與旅游融合的“最佳試驗場”之一。

博物館不僅是弘揚優秀文化與展示現代文明的中樞,也是回望過去與展望未來的中樞,它也應成為,也可以成為文化和旅游融合的中樞。

南寧市博物館張曉劍:

南寧博物館對博物館進行了重新定義:博物館是參與“文化生長”、進行當代多元文化敘事的社會機構。在新定義下,博物館就是“城市文化社區”,既可以吸引公眾來場館內進行文化交流、參與文化活動,也可以通過與政府部門、社會力量的合作在場館外促進“文化生長”。

作為文化中樞的博物館,需要做的是從文化流變過程中把握住傳統中容易被忽視的文化精神和容易被遺忘的文化記憶,揭示出來與公眾交流,從而實現文化的非線性嬗變與延續。民族博物館可以成為匯聚文化資源的平臺,在國際事務中發揮更為重要的作用,配合國家的外交事務,推動國際間的民間文化交流,做“民相親、心相通”的文化大使。

紅河州博物館何松濤:

博物館要放得下身段,走得下殿堂,走得進民間,與非物質文化遺產、民族研究機構密切合作,與民間廣大民族文化遺產的保護與傳承者多進行溝通交流。

通過展覽的組織策劃,推動研究的深入開展,并盡可能將民族文化研究成果轉化為人民群眾喜聞樂見的形式,以最大限度、最廣泛地傳播與弘揚中華民族優秀傳統文化。

文化創意產品的開發和推介,無疑是最直接地實現“把博物館帶回家”的最佳方案。立足民族文化遺產傳承與發展的文化創意產品,創意的源泉是豐富的民族文化內涵及表現形式,前景廣闊。

發揮博物館作為文化中樞的作用,將民族文化遺產承載物進行收集整理與展示,同未來的文化傳承、弘揚與開發、利用緊密聯系,讓民族文化通過各種形式的傳播與分享,提升中華民族傳統文化在人民群眾中的自信心和自豪感。

通過社會教育活動、互動體驗活動的組織開展,以潤物無聲的形式,將民族文化遺產逐步向社會進行推介,讓更多的人了解和關注并參與到民族文化遺產的保護與傳承隊伍中,更多地學習和喜愛中華傳統文化,讓原本分。

楚雄州博物館鐘仕民:

民族地區博物館要緊緊依托資源優勢,圍繞民族文化主題持續開展社教活動,讓日漸式微的民族傳統重回公眾視野,更新公眾對于傳統的固有認知,帶動公眾開展文化傳習活動,使博物館成為社區、研究機構互動、分享和創新的平臺。

延邊博物館金明華:

作為民族和民族地區的博物館工作者,應該把握機會、順勢而為,不斷提高博物館社會教育水準和教育服務質量,以多樣化的教育活動形態把博物館社會教育資源發揮到極致,讓博物館變成傳承過去和面向未來的紐帶,把博物館創辦成社會教育的重要基地。

麗江市博物院牛增裕:

努力轉變博物館的職能和角色,從原來的單一收藏文物發展成為“讓文物活起來”,配套各類宣傳展示活動,借助不同的傳播方式使公眾了解文物背后的精神與文化。作為民族博物館,要高舉保護民族文化的旗幟,積極探索、主動擔當宣傳民族文化的排頭兵,在做好文物保護工作的同時,積極探索,主動作為,擔負起保護傳承民族文化的歷史使命,推動優秀民族文化的創造性轉化和創新性發展。

(記者牟凡 通訊員劉欣整理)

責任編輯:向磊
3d组三如何算中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