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文化>>文化看點

記錄一家人,改變一個村

發布時間:2019-07-12 09:45 來源:恩施日報 作者:黎袁媛,武宏 編輯:向磊

記者黎袁媛

國人的一天”推出了恩施州女攝影家武宏的圖片故事,用圖片、文字和視頻講述了一位女攝影家眼中的“騎馬送孫上學,嫁入貧寒之家,一位爺爺的執著和一位后媽的愛”的百姓故事。

這組跟拍7年的作品背后有怎樣的故事?

偶遇,結下緣分

那是2013年國慶節不久,武宏應《湖北畫報》雜志之約,去恩施大峽谷拍攝古村寨營上村。清晨7點多鐘,她便獨自一人來到營上村,拍攝這里的風光。

途經高臺村時,只見一位老人將兩個孩子馱在馬背上的竹籃里。老人神情黯然,目光呆滯,兩位山里娃為了防風,哪怕國慶剛過,那衣服上的布帽子卻早已嚴嚴實實地罩在了他們的頭上,孩子看見陌生人警惕又好奇。

看到這個場面,武宏感觸很深:“孩提時代,我雖然在農村長大,但卻是第一次在大山里看到這種境況。作為攝影人,頓時激情迸發,舉機就拍。當老人走過以后,我向路人打聽,方知是高臺村四組76歲的向國芝,送兩個孫子去梨樹村中心小學上學,因孫子的爸爸媽媽都去外地打工了,由他來護送兩個孫子上學,冬去春來,風雨無阻。聽到這些,憐憫之心油然而生。我便一路抓拍,一直拍到學校。”

回家后,武宏反復推敲畫面,覺得與感覺還是有差距,她想:可能是長期在深山里長大的孩子和我不熟,看到鏡頭不自然吧!

于是,她又多次去高臺村拍攝。一開始,老人并不愿意被拍攝,甚至有些反感,武宏去得多了,漸漸打開了他的心扉。

原來,向國芝曾經是一位民辦教師。

1961年,他從建始縣師范學校畢業,來到高臺村小學教書。那時,由于向國芝家庭出身不好,沒多久就不得不離開教師崗位,直到1979年后,他才又重新拿起教鞭。1989年,由于編制問題,老人被辭退,時年已經52歲的向國芝被迫離開了學校講臺。教書夢碎,這成了他一生的遺憾。

向國芝的人生起伏也影響到兒子的成長。因為家里窮,他的兒子向良旭初中畢業就早早外出打工,后來結婚生子。

但不幸的是,向良旭的兒子向博海一出生就先天性聾啞,屋漏偏逢連夜雨,妻子看到這個在大山里無望的家庭,在小女兒向博英兩歲時選擇了離家出走。兩個年幼的孩子沒了母親,一家人頓時陷入困境。

為了生計,向良旭只好繼續外出打工掙錢,家庭的重擔便落在當時已年過七旬的向國芝夫婦身上,而最讓老人操心的還是兩個孫子的教育。

向國芝一生喜歡讀書,熱愛教書育人,無奈命運給他開了個玩笑,兒子早早輟學,老人便把自己未竟的夢想寄托在兩個孫子身上,“能夠上學是一件好事,書讀好了有出息了,就可以走出大山。”

高臺村地處偏僻大山,交通閉塞,當地人種地之外大都養馬、跑馬幫,做點運輸物資的生意。當孩子到了上學年紀,要到4公里外的梨樹小學上學,向國芝于是也學人養了幾匹馬,專門用來接送兩個孫子上學,在70多歲的年紀成了“馬倌”。

向國芝讓老伴兒編了幾個簡易結實的竹筐。為了讓孫子坐在里面舒服一點,他還找來一些不用的舊衣服、舊被褥鋪在竹籃里,然后把竹筐固定在馬背兩側,用繩子綁好。每天清晨上學時,向國芝將兩個孩子放在竹筐里,自己坐在馬背上,趕著馬兒送他們去學校。

每天清晨,老人都要早早起來,送孩子去學校,4公里山路,一趟要1個多小時。山里時常有霧,山路峰回路轉,老人就是在這樣的山路中,從孩子幼兒園送到上小學,無論晴天下雨,嚴寒酷暑,每個上學日都是如此,一直堅持了4年。

幾年下來,孫兒一天天長大,老人的背卻一天比一天更駝。送孩子們上學的馬兒累壞了好幾匹,竹籃用壞了好幾個。但是,盡管家里條件不好,他一直堅持要讓孫子們上學,他說,再苦也不能苦了孫子的教育。

了解,拉近感情

聽了向家的故事,武宏被他們在困苦中無論如何也要堅持讀書的精神深深感動。

為他們做點什么吧!一個攝影師最應該做的就是拿起相機。在她的鏡頭里,記錄了一個山區貧困家庭最真實的生活:

兩個年邁的老人帶著兩個未成年的孩子,生活過得非常吃力。家里的老房子年久失修,一間房子已經搖搖欲墜。

房屋內沒有一件像樣的家具,也沒有可供孩子學習的書桌,兄妹兩人平時學習都是擠在一張長條凳上。他們身上穿的衣服大多是別人穿過的舊衣服,已經很長時間沒有清洗,滿是污垢。冬天家里冷,房子四面透風,地上生著一堆柴火,用于取暖。

懂事的兄妹知道家境不好,從不吵鬧要玩具,在學習之余,兄妹倆最大的樂趣就是在高臺村附近的一片竹林里嬉戲玩耍,這些竹子就是他們童年的玩具。

讓老人感到欣慰的是,寒門出學子,雖然家里條件艱苦,兩個孫子衣著寒酸又缺少文具,但他們學習十分努力,成績一直在班上位居前列。

7年來,武宏已經數不清往向家跑了多少次,和向家結下了深厚的感情。2014年,武宏拍攝的《馬背上的童年》先后獲得全國“生育關懷”攝影大賽優秀獎、湖北省“希望工程”攝影大賽銀獎、恩施大峽谷攝影大賽銅獎,并在網絡上廣泛流傳,引起了強烈的社會反響。

鏡頭,記錄變遷

這幅照片發表以后,引起了恩施市紀委駐高臺村精準扶貧工作隊的關注。

高臺村還有比向家住得更偏遠的村民,這些村民的孩子每天上學要走十多里甚至更遠的山路,上學極不方便。本來以前高臺村有一所村小,但在后來被撤了,村民們一直要求恢復這個村的教學點。

2014年秋天,恩施市教育局決定恢復高臺村教學點,隨即投資30萬元建設校舍,方便高臺村的孩子就近入學。2016年秋季,高臺村教學點正式恢復招生,從此,朗朗書聲又回蕩在村里。

讓武宏欣慰的是,在她和駐村扶貧工作隊的幫助下,向家的生活也在往好的方向悄然改變。

2015年夏天,來自恩施市板橋鎮的土家族姑娘李艷經人介紹認識了向良旭。李艷剛一進門,被這個家庭的情況震撼了:幾乎是家徒四壁,兩位老人這么大年紀還要照顧小孩。看到兩個沒媽的孩子那渴望的眼睛,深深觸動了李艷,母性的憐憫讓李艷下決心走進這個新家。

2016年新年到來之際,李艷和向良旭舉行了簡單的結婚儀式。從此,這個充滿愛心的姑娘走進了向家,與向良旭一同擔負起贍養老人、教育孩子的責任。

后來,向博海入讀當地的聾啞學校,目前正在上四年級,生活上基本能夠自理,在特殊學校里,向博海不僅學會了疊豆腐塊被子,還學會了用手語跟人交流,用手語唱國歌。而向博英也即將小學畢業,要去外面初中住校了,看到孫子們都有了好的去處,新媽媽待兩個孩子不錯,老人很是欣慰。

如今,村里的路修好了,向家的房子重新進行了翻修,告別了老舊危房,家里也添置了新的家具,李艷和丈夫為孩子們換了新的書桌,還買了輛新車。向國芝終于卸下了身上的重擔,不用再像以前那么辛苦忙碌了。

日子有了盼頭,年過八旬的他覺得很幸福:兩個孫子的學習生活有了著落,一家人能夠生活在一起,就是天倫之樂。

82歲的他最大的愿望就是孫子向博海能夠生活自理,將來學有所長,可以自食其力,而對孫女向博英則寄予了更大的希望:希望她將來也能夠當一名老師,教書育人,繼續完成自己的教育夢想。

作為一名攝影人,武宏感到無比的驕傲和自豪,因為,她用鏡頭改變了這家人和這個村的命運。

(本文配圖均由武宏 拍攝)

責任編輯:向磊
3d组三如何算中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