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教育>>教育快報

中國小學生平均每天勞動時間只有12分鐘?
恩施州城學生如何勞有所獲?

家長:孩子應學會自理 老師:鄉村與城市學校勞動教育各有優勢

發布時間:2019-06-13 10:07 來源:恩施晚報 作者:阮璐 編輯:鄭曉涵
6月10日,《半月談》報道稱,國內外相關調查顯示:美國小學生平均每天的勞動時間為1.2小時,韓國0.7小時,而中國小學生平均每天的勞動時間只有12分鐘。

全媒體記者阮璐

6月10日,《半月談》報道稱,國內外相關調查顯示:美國小學生平均每天的勞動時間為1.2小時,韓國0.7小時,而中國小學生平均每天的勞動時間只有12分鐘。

6月11日,恩施晚報記者隨即走訪了州城部分家長、學生和相關部門了解到,學生自理能力與勞動能力的確有待加強。

1

孩子學著做家務。

市民:孩子家務勞動較少

“女兒現在會掃地、洗碗,能自己洗澡了,但洗頭還不行。”州城市民曾明告訴記者,今年10歲的女兒正在恩施市實驗小學讀四年級,他與妻子雖然有意培養孩子的勞動和自理能力,但家中老人嬌慣孩子,加之對女兒的學業要求較嚴格,所以女兒在家勞動較少。

州城市民于晗的女兒今年13歲,目前在恩施清江外國語學校讀初一,因為女兒是住讀,所以具有一定的生活自理能力,這讓于晗十分欣慰:“女兒自己洗頭、洗澡、洗衣服都沒問題,在家里會煮餃子,會用微波爐。她住校的時候要輪流打掃寢室衛生,回家了會自己打掃自己的臥室。”女兒自我要求嚴格,學習壓力較重,每周難得回家時,于晗便不忍讓女兒再做過多的家務:“她們年級一共有24個班,其中有4個快班,女兒是所在快班的第一名。考試時,學校會按年級排名來安排考場,她對自己要求很高,一定要留在第一考場,看到她這么努力學習,除了料理自己的生活以外,我就不想她回家再做什么勞動了。”

于晗的女兒也告訴記者,“回家后媽媽不會叫我勞動,讓我把作業寫完后多休息。有時候我想幫她做點事,她也會說她自己能搞定。”

州城市民馬依也從小培養女兒的勞動和自理能力:“女兒剛上幼兒園,實在不會做什么家務,但是我和她爸爸有意地教她自己刷牙、穿衣和收拾自己的玩具,尤其她上幼兒園之后,這些事學得有模有樣了。”

家長:學校勞動教育有待加強

采訪中,家長們告訴記者,除了在家里做簡單的家務,孩子還會通過參加學校組織的一些活動獲得勞動體驗,但與課程教育比起來,他們認為,學校的勞動教育還有待加強。

“學校有開展勞動教育,但據我所知并不多,主要以公益活動、實踐活動為主,難免流于形式主義,效果并不佳。”曾明直言。

于晗告訴記者:“女兒小學期間,每個寒暑假老師都要求以照片或視頻的形式上交勞動成果,主要目的是為了完成作業。上初中以后,生活老師每天要查寢并打分,不合格的寢室會公示并扣分,在這種要求下,我覺得女兒的勞動能力才有了顯著提高。”

馬依則認為:“幼兒園每周五都有打掃教室的活動,也會讓小朋友學習給媽媽捶背呀,擦桌子呀,雖然小朋友主要是覺得好玩,但是讓他們有這種意識我覺得也很不錯了。”

盡管如此,家長們也還是深深感覺到,如今孩子們的勞動意識和勞動能力確實還有待加強:“我們小時候,家長更嚴厲,學習任務也輕一些,在學校要輪流值日,還有專門的勞動課;在家必須每天掃地、拖地、洗自己的衣服、整理房間等,這讓我從小養成了好習慣,做事更有條理,對時間的安排也更合理,受益良多。”于晗認為,在注重孩子課程學習的同時,也不能忽視對孩子基本的勞動自理能力的培養。

教育部門:鄉村與城市學校勞動教育各有側重,各有優勢

恩施市學生勞動教育開展的情況如何?有哪些措施有助于學生接受勞動教育?記者隨即采訪了恩施市教育局相關負責人袁作森。

袁作森認為,學生的勞動教育應從鄉村學校和城市學校分別談起,兩者各有側重,各有優勢。“據我所知,一些鄉村學校,尤其是寄宿制的鄉村學校,常常會有勞動實踐基地,基地也許會栽種一些花草、蔬菜等,學生參與管理,從而獲得勞動體驗。而且我們實施的春秋假,一方面也就是想號召鄉村學校的學生趁假期回家幫助家長做力所能及的家務和農活。而對于城市學校的學生來說,勞動則以綜合實踐課程和社會實踐活動來呈現,這也是一種勞動的形式。與鄉村學生對比而言,城市學生體力勞動確實弱化一些,但他們的優勢在于接收信息化成果的便捷,而且活動形式和內容豐富,在開展綜合實踐和社會實踐時,他們能將這種優勢融入其中,獲得身心勞動的鍛煉。但不管是哪種勞動,學生在參與中培養和掌握勞動能力都是最重要的。”袁作森說。

一名姓陳的小學教師也表示:“我覺得勞動分體力和腦力勞動,現在,城市里的孩子家務都由家長代勞了,他們主要就通過參與活動獲得勞動體驗了。我們學校組織過學生參與‘六城’同創、參觀博物館、慰問福利院等活動,我認為這也是一種勞動的形式,而且是因地取材、因人而異的勞動形式。”

責任編輯:鄭曉涵
3d组三如何算中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