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旅游>>旅游景點

古剎風云核桃觀

發布時間:2017-11-30 10:45 來源:恩施日報 作者:孫朝運 編輯:劉婉茜(見習) 瀏覽:0次

主峰觀景亭。

主峰觀景亭。

出利川市柏楊壩鎮街口,便遠遠望見突兀在群山間的那座峰巒,峰頂被團團云霧包裹著,像一位滄桑老人頭上纏了一大卷帕子,更像原子彈爆炸后騰起的蘑菇云。

這座云纏霧繞的山峰就是我老家屋后面的核桃觀。“核桃觀,山連山,山頂插進云中間”。核桃觀是齊心、八臺、瓦窯坪三村邊界最高的一座山峰。核桃觀的得名,是因為山上自古有一座道觀,上世紀初被新任的楊靜修住持改擴建成了一座寺廟,因核桃觀高聳在群山之首,取名“萬峰寺”。今年82歲的老木匠楊以炳,解放前是萬峰寺的佃戶,至今依然獨居在核桃觀。談起核桃觀萬峰寺的興衰,老木匠記憶猶新。

萬峰寺坐北朝南,朝門院壩后面是由前后兩列三明五暗的“連五間”正殿和左右兩邊偏殿組成的四合大院。大院外墻清一色火磚墻,內部是穿斗式木架板房。整個寺廟建筑占地面積約400平方米。

沿著古木參天的林間石梯盤旋而上,進了大朝門過院壩便是前殿,前殿右邊是鐘樓,一座口徑約五尺的洪鐘懸掛在里面。每逢盛大香會,撞擊洪鐘發出悶雷般的回響,十幾里外的柏楊壩街上也能聽到。

傳說這口鐘來歷不凡。就在改擴建萬峰寺竣工的當晚,楊靜修夢見一位白發銀須的老人來到寺門前,吩咐打開朝門,只聽石破天驚一聲響,一口大鐘飛進了寺廟。傳說顯然有些離譜,但是這口鐘究竟來自哪里,恐怕除了楊和尚,一直沒人知道。

前殿左邊普陀巖下陳列著十八層地獄十八般酷刑的雕塑。信眾進入正殿必經此處。走過前殿,從天井登上石級來到后殿,大殿里供奉著佛祖釋迦摩尼,左邊十八羅漢,右邊十八諸天,還有一面大鼓和一口不大的銅鐘。兩邊偏殿是遠道而來的香客和僧人生活起居場所。春夏秋冬,寺里香火繚繞,晨鐘暮鼓穿透核桃觀四周的原始森林,隨風飄向遠方。

萬峰寺大朝門的院壩內有一棵四五人牽手合圍的白果樹,樹干下端筆直,上段龍骨虬枝猶如一把巨傘罩住寺廟。夏天,山風吹得樹葉簌簌響,白果樹給寺里送來滿院的綠蔭和涼爽;秋天,白果樹葉紛紛揚揚飄落下來,給瓦楞、地面鋪上厚厚一層金黃。

萬峰寺有東西南北4道山門,只有北邊那道山門常年關閉著。楊和尚解釋說,這道山門一開,核桃觀山上的豺狼就要吃人。原來,山上的豺狼很多,我小時候就聽奶奶說下午在老屋院壩里,看得到雷打包埡口上成群的豺狼過路。有一年,一個陳姓老人在核桃觀山下被豺狼咬死,于是人們對這佛門圣地長老和尚的話深信不疑。

楊和尚還在寺廟里開辦了一所學校,山前山后的孩子們在廟里讀完3年初小(1到3年級),再考進柏楊壩集鎮上讀高小(4到6年級),父親小時候也走過這段求學之路。

說到核桃觀萬峰寺的歷史,我便聯想到了老屋側邊的學堂梁和對面的寨子山。雖然祖輩人都未曾見過當年的學堂和寨子啥樣,但至今我們還可以通過寨子坡上遺存的斷壁殘墻和學堂梁上泥土里深埋的瓦礫,依稀看到歷史悠遠的故鄉。

山道悠悠。

山道悠悠。

核桃觀的末代住持靜修長老楊和尚來自四川一個大財主家庭,他掌管著核桃觀的萬峰寺、梅子水的水滸廟、白廟的天子殿、鐵爐寨的龍泉寺和金子山的龍山寺。萬峰寺改擴建是一項艱巨的工程,為了把大量的石料運到峰頂,人們在密林中安裝了木滑道,用牛往上拉,待石料拉完,累死了幾頭牛。

楊和尚傾其家產,投入核桃觀寺廟建設,大財主之家日漸破敗。最后,楊和尚將無依無靠的老父親接到萬峰寺頤養天年,死后葬在了核桃觀。

萬峰寺有6個和尚,唯獨主管法事的許和尚是一個“口里念彌陀,酒肉穿腸過”的“葷和尚”。楊和尚管理的寺廟多,萬峰寺的一切事務都要靠許和尚打點,許和尚不守清規戒律,楊和尚也只能睜只眼閉只眼。多行不義必自斃,許和尚最終因為販賣鴉片被政府處決。楊和尚在解放初期是開明宗教人士,不久被卷進了柏楊壩土匪暴動事件,在垂暮之年成了階下囚。

關于那段歷史,柏楊壩一些老年人還依稀記得,《中共利川簡史》和《柏楊壩志》也有記載。

那是在1950年的2月,奉節縣甲高鄉鄉長王復初與回鄉的胞弟國民黨哈爾濱軍法廳廳長王學初糾集當地匪徒1000多人,策動奉節縣、云陽縣和柏楊壩土匪武裝大暴動,妄圖推翻共產黨的新生紅色政權。暴動首先在王學初的家鄉奉節縣甲高鄉倒龍洞起事,僅4天時間就蔓延到奉節縣南岸19個鄉,參加暴動的土匪武裝發展到3000多人。與柏楊壩相鄰的奉節縣土祥、安坪兩個鄉政府被暴動的土匪洗劫一空,奉節縣副縣長韓廣明和69名區鄉干部、解放軍戰士、征糧工作隊員,還有10多名群眾被土匪殺害。

緊接著,王學初派出骨干成員陳端甫到柏楊以及毗鄰的利川各鄉秘密串聯,組織人員參與奉節大暴動。柏楊壩一些反動頭目接到串聯后,在核桃觀萬峰寺秘密聚會,準備利用核桃觀易守難攻的地形,建立柏楊壩土匪武裝暴動據點。他們推舉大地主李文舟出面,利用叔侄關系邀請國民黨柏楊壩區長、大水井莊園主李蓋五出山,指揮柏楊壩境內的土匪暴動。李蓋五深明大義,怒斥侄兒說:“蔣介石八百萬軍隊都被打垮了,你們能推翻共產黨的天下?”李蓋五向中共柏楊壩區委書記王書琴報告了這個緊急情況。

柏楊壩區委與前來檢查工作的奉節縣委組織部長王琴吾研究決定搶先一步“擒賊先擒王”。區中隊連夜出擊,逮捕了柏楊壩境內幾名暴動骨干成員和潛伏的一名國民黨軍官,秘密解送利川監獄。在利川縣駐軍的配合下,挫敗了柏楊壩土匪暴動計劃,避免了一場生靈涂炭,新生的紅色政權得到了鞏固。不久,籌劃柏楊壩土匪暴動的幾名主犯被處決,參與其中的70多歲的楊和尚被投入沙洋勞改,萬峰寺的幾名和尚也被解散。

1959年人民公社大辦食堂,萬峰寺被拆毀,運到山下幾個大隊的食堂當柴燒了,再后來,那棵大白果樹被砍伐建了茶場,核桃觀山上的原始森林也被剃了光頭,就連寺廟的石條、石墩也被掀下山砌了墻,壘了墳墓,造了梯田。

站在峰頂一覽眾山小。

站在峰頂一覽眾山小。

“佛是一座山,山是一座佛”。趁著晴好天氣,我沿著新鋪就的磚道蜿蜒登上核桃觀,鳥瞰山下薄霧籠罩的莽莽群山。利川至奉節的公路在群山間蜿蜒,柏楊壩集鎮街道沿著公路不斷延伸;齊岳山、寒池山像一張巨大的彎弓遠遠圍著核桃觀,山上龐大的風電機群迎風起舞,好像在驕傲地向核桃觀招手示意。

如今的核桃觀,山還是那座山,寺廟的遺跡依稀可見,山上靜謐得好像遠離了茫茫塵世,只留下孤獨空靈的禪意。而那座古寺、那棵大白果樹、那幾個和尚還有那一段歷史,已經淡出了人們的記憶,一切皆成為過眼云煙。

責任編輯:劉婉茜(見習)
3d组三如何算中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