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文化>>文化看點

一棵“散悶草”兩樣如意情:土家人土煙習俗文化拾遺

發布時間:2012-07-05 12:02 作者:饒自愛 瀏覽:0次
早起抱出去小心翼翼地散開曬,傍晚又收回屋,不讓暴曬,也不讓雨淋,生怕“走味”。老人說:“吸土煙要有一根好煙桿,找根好煙桿比尋金挖銀還難,有根好煙桿一生都得意。

饒自愛

聚居在鄂西大山里的土家人,特別是老年人,大都嗜好吸土煙。土煙也叫旱煙、葉子煙。

土煙的品種和吸食工具可以說是百家爭鳴,即使同一種土煙在不同的地域也有不同的制作方式和吸食方法,當然還有吸食工具。

土煙——土家人的“散悶草”

土家人每天干完農活,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抽煙。

門檻上,門墩上,房檐下的石頭上,人們一坐下來就開始吞云吐霧,那是他們最快活逍遙的時候。閑暇時,圍火擺古(講故事)時講得最多的,也是與煙有關的事。土家人把吸土煙當做除憂解愁驅疲勞的“散悶草”。

“飯后一袋煙,快活如神仙。”“三袋支子花,兩袋平沓沓(瓢兒煙袋),三頓不吃飯,有力把火打(點煙)。”

土家人視土煙為寶,家家都有一塊“飯碗田”騰來種土煙,對煙田精心侍弄,家里最好的農家肥也是攢著施到煙田去噠。

一到種煙的季節,煙地里時常能看到土家老頭子、老婆婆的身影。育苗、栽植、施肥、打杈、捉蟲,喜歡吸煙的老人都親歷親為,可以說他們是在當幺兒子伺弄。即使再累、再大的事,都割不斷土家人對土煙的情懷。

煙葉色黃起泡成熟了,土家人就把土煙葉子挎回來,兩三匹為一把,鉚在兩根裹得很長的繩子中,掛在房檐下的墻壁上。早起抱出去小心翼翼地散開曬,傍晚又收回屋,不讓暴曬,也不讓雨淋,生怕“走味”。晾到半干的時候,就把這些成條狀的土煙裹起來,堆在一起,上面用舊衣物等蓋住,用石頭壓住,讓其發汗,待煙葉成了金黃色,再掛起晾干、儲藏。土家人藏土煙如藏金銀一般,一到晾煙的季節,土家人的房檐下,總是掛滿了他們的收成,也掛滿了吸煙人的喜悅。

土家人熱情好客,有省己待客之風。每當貴客臨門,主人總要從一把把葉子煙里挑選又長又粗色澤好的雙匹土煙敬奉客人,以示對客人的敬重。

煙桿——土家人的“如意桿”

巴東縣清太坪鎮下村坪村78歲的饒大萬已有50多年吸土煙的歷史。老人說:“吸土煙要有一根好煙桿,找根好煙桿比尋金挖銀還難,有根好煙桿一生都得意。”

制作一根像樣的大煙桿的確不容易。它的煙嘴和煙鍋均為上好銅質,最大的達半斤多重。最難尋的倒是那“桿”。桿有竹質的,南竹為上品,荊竹次之,斑竹又次之。竹節子越密越好,節棱要飽滿圓滑,不宜過于鼓凸。

培育一根煙桿至少得一年時間,頭年竹筍出土后,就選定大小適中的苗子,長到一尺左右,就從下往上每2到3天剝去一片筍殼,讓節和竿盡早見到陽光,剝到所需的高度時,將上面部分砍去。待生長l至2年后,便挖回來,用燒紅的鐵絲將竹節烙通,陰干,到表皮呈金黃色后,再安裝上煙鍋和煙嘴。難怪土家人說樹木易栽,煙桿難育。

大煙桿上面的裝飾也不菲,煙哨子(即煙嘴)分青銅、黃銅、玉石、瑪瑙等材料。大煙桿配“三大件”:銅質做的煙鍋的翹翹,還有上等絲綿做的煙絲口袋和用來打火點煙的火鐮石。

土家人的煙袋桿既可吸煙,又可驅獸打蛇,撥草探路,防身拒敵,真是一物多用,無怪其流傳之廣,難怪叫“如意桿”。

煙袋——土家人的“驅憂袋”

土家人的土煙袋種類繁多,大體分旱煙袋和水煙袋。

旱煙袋有:長桿大煙袋、“支子花”、“金五寸”、“馬棒”、“瓢兒腦殼”,這都是在土家族老人中流行甚廣的。

水煙袋,又稱水煙壺、水煙管。為了吸食更為清涼舒適,又出現了加水過濾的水煙袋。水煙袋是一種具有民族特色的煙具,早期為竹制品,精品鑲包銅皮或銀皮。由于竹易破裂,又出現了金屬水煙袋。有人稱它為娘們兒的煙袋。

水煙袋多以白銅制作,亦有用青銅、黃銅或錫制作的。富家用水煙袋較為講究,在煙嘴部分有用翡翠、瑪瑙的,連接部分則用金、銀鑲嵌,形似手槍,造型美觀大方,別具風格。

土家族吸食水煙的大多是女性,其主要原因是:使用水煙袋都是吸食絲煙,而絲煙的“勁”小于其他普通煙;吸水煙既高雅,又衛生,既能過癮,又能增添幾分閑情逸致。

但水煙袋比較笨重,肚內又盛有水,攜帶很不方便,只適宜居家使用,20世紀50年代末,這種吸煙方式已經很少了。但少數人家里還珍藏有,那都是土家族人家的傳家寶。

土家成年男女,向以吸食土煙為主。在民間交際禮儀中,敬煙習俗尤為突出。接待客人時,不論男女、貧富,都必須敬煙、篩茶。婚慶喜事,老人去世辦理白事,敬煙均有約定俗成的規矩。土家人愛種土煙,酷愛吸煙,視為一種人生享受和交往的載體,自稱“住在大山尖,抽的蘭花煙,吃的洋芋果,烤的轉轉火”。有歌謠說:“馬棒煙袋細細通,兩人相戀莫漏風;燕子銜泥口要緊,蠶兒挽絲在肚中。”

3d组三如何算中奖